陆孑远

博爱还怕人 没良心又懒
女权主义 泛性恋 精神病患者 酷儿

掠夺者
全性向
异乡人

原创【赤旅】战乱架空 算古言

      诸侯割据×燕国两位将军子女设定
    (一开始是为应试写的古言……梗老文短喜戳)                
  "我也没有想到你会揣着把剑来嫁给我啊"
  "柳余声,这次是我来找你了。你到底在哪呢……"
  "忘川河畔,我在那等你。"
 
  柳余声第一次遇见沈月息时,她就着一身水红色短衣,活泼热闹的样子,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姑娘。扎两个团子,蹦蹦跳跳的,有两个梨涡,总是笑的很甜。
  让人讨厌的样子。

  父亲领着他到将军的面前,轻轻压着他的肩,低声说道:"小子不懂事,从此跟着将军,还请将军大人有大量……多多担待。"又静静地看了对面的沈将军。柳余声不敢抬头,怕眼里的恨意透露出来,指甲深深地扣进手掌的肉里。
  从此他父亲走了,沈将军收养了他,他成了自己杀父仇人的养子。

  父亲行刑那天,柳余声一个人躲在房里,一遍一遍地擦一把剑,一把红色的剑。是父亲唯一的遗物。

  沈月息就在这一天彻底的闯进了他的世界。门被毫不留情地推开,阳光毫无阻碍地照射进养子的房间。柳余声无处可逃,他正拿着一把剑,就只有迎上去。

  "这是我唯一的东西了。现在我把它给你,以后我们是兄妹。"他握紧了双拳开口。一个卑微的养子怎么配留着一把御赐的宝剑。
  她也就信了,好好收着他的剑,拉起了这个大孩子的手,"太好了!我一直很想有一个哥哥!"
  真恶心。柳余声轻轻笑了。她真是个被宠坏了的孩子。什么都不明白。

  十年转瞬,不久,老将军病逝。被宠着的女孩也要长大了,沈月息披甲上马,挥剑东征。成了后来的沈将。
  柳余声受府里监控,从未习武,却也学了一身的纵横和诡道之术,俨然一身相才。

  出征前的送别宴上,柳余声始终无言,只是饮酒。沈月息披一身软甲,英姿飒爽,光影下长发有红光流转。美得不可方物。

  宴席将近,柳余声终是拉了她的衣袖,低低道"月息。"
  又饮了一口酒。"你去吧,凯旋的时候,我去接你。"他低了眼,看她发上的流光。"好啊,我等着你来接我。"月息也低低应着,"我带你的剑去罢,就像你在一样。"说着宝剑赤旅。他亲生父亲的配剑。

  柳余声轻轻地笑了,"带它去罢,它也很想念战场的味道吧?"眼里情绪却已经分辨不清。

  沈月息走了。两个月后,柳余声为生父平反,直指养父蓄意叛国,举出种种罪证。旧案以沈家全府被贬为庶人告终。沈府转而挂上了柳府的牌匾。

  沈月息被押解回都,柳余声真的去迎她,乘肥马衣轻裘,春风得意。那一日正是十里的花红,他乘着高头大马,高高在上的低了低头对她说:"月息,我来接你回家。"

  沈月息一袭粗布麻衣,啐了一口,眼泪努力忍着不屑的冷笑,当年的梨涡还是那么漂亮。

  柳余声笑笑,他就讨厌她这幅模样。

  "我特求燕王纳你为妾,良辰吉日,嫁到柳府来吧。"他调转马头,仆人蜂拥着把旧日的沈将簇拥也拉扯着往小园走去。十天后,她就是他的妾。他却突然笑不出来,满脑子都是那一袭水红的短衣。

  沈月息是个红色的女人,热闹的,肃杀的,美艳的,炽烈的,骄傲的。而他,背负着杀父的仇恨苟延残喘的生活,满怀怨恨的活下去,如今终于毁了她的一切。热闹的美好的一切。他觉得自己应该很开心。

  十日后迎亲的日子,街道上敲锣打鼓一片火红,热闹极了。他驾着枣红马去迎她。"月息。"他唤道。

  沈月息一袭红衣,一身嫁衣,红的像火。他不禁看呆了,伸手去扶她,却被一剑插入胸口。火红色的赤旅,他给她的第一件礼物,他父亲的遗物。

  柳余声的血不断的流出来。人群顿时乱作一团,人们叫喊着,士兵冲上来,红色的喜服满是鲜血。她也慌了起来,又突然害怕的要命。她抱起他翻身上马,执策一路疾驰。
  "月息……"他在她怀里轻声念着。就像他们初见是一样温柔但又压抑的语气。
  她搂着他突然哭了出来。在千军万马中她举着他的剑都从来不曾害怕过,可她现在突然这么怕。这么怕……这么怕他死了。

  "你为什么不躲!"眼泪突然涌了出来。阳光刺眼的好像黑夜。
  "我也没有料到……你会揣着把剑来嫁给我。"何况他本就只是一介文人,她突然动手,他又怎么躲得过她的剑。

  "月息。"他低低地笑,"你终于是对不起我一辈子。"
    柳余声勉强睁开眼睛,看阳光在她长发上的流光,看她一袭红衣,嫁衣如火一样漂亮。让人讨厌的模样。

  柳余声讨厌沈月息。他最讨厌的是,他竟然爱她。

  "这一次,倒是我要等着你来找我了,月息。"他嘲讽似的笑着,又很温柔地看着她,终于是停止了呼吸。
  她泣不成声。颤抖着阖上他的眼,终于痛哭出声。"柳余声,你真残忍。"不过,谁叫我杀了你呢?谁怪我杀了你呢?

  白日的飓风,她执剑而立,拔剑四顾,如同站在万军之中,可是只有她一人,穿着红袍嫁衣的女将。

  "余声,你等等我。"她突然发觉,他步步算计却其实从未伤害她分毫,他为父报仇却苦求燕王放过她的家人,又回头娶她。
  她恨他,可是又身不由己。"柳余声……"她低低地念着,终于把剑挥向了自己。

  天地变色,忘川花开,三途河水流淌在另一边。

  月息,我虽是骗了你,可是从未想伤你。我虽然恨你,可是却无法恨你。
  柳余声,我负了你,所以现在来寻你。

  燕国的这一话,终究是讲完了。可是乱世之中,多少血和泪的故事还在交错的演着,这只不过是最鲜红热闹的一章而已。

(篇末的废话×从来没有写过古言设定有点老套半夜速产的原创qwq在努力产
 
 

评论 ( 2 )
热度 ( 2 )

© 陆孑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