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孑远

博爱还怕人 没良心又懒
女权主义 泛性恋 精神病患者 酷儿

掠夺者
全性向
异乡人

九州背景原创有私设)【为淮】

  《九州》系列同人。
    女主(没错女主)设定辰月寂部弟子×天驱未来大宗主幽长吉、下唐未来国主百里景洪(读完九州系列不久的设定,已经有几年了。怀念 致敬。)
  
     "他们初遇的时候都还没有在这个乱世显露头角,但时时都带着锋芒。"
    时间设定在胤末迫害天驱之前十年

  (九州看了六七年了……这是很早的一个系列,现在因为龙族喜欢江南的人可能很少知道了,但是这个世界确实是我们年少的梦想。虽然最后坑了不过真的很棒qwq
    终于动手写的第一篇九州文……因为是很早以前的设定所以可能有点中二×文力低。。不嫌请戳/会慢慢写下去)
    这么多年了,这个世界还有人从来都没有忘怀。
    铁甲依然在。
 

   1.八松

    刚过九月,晋北就洋洋洒洒地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陆三三正揣着手沿冰冷苍白的石墙往酒馆走着。"这天也太冷了。"他自言自语到,眼望着呵出的白雾和鸡毛大的飞雪出神。

    九月正是南淮一年里最好的时候。江水两岸的秋玫瑰都尽数开了,红紫芳菲地绵延着。从文庙旁的曲桥一直向王宫里头热热闹闹的拥过去。
    诸侯割据的乱世中,整个下唐国倒像织锦云锻似的温暖和柔软。

    晋北却刮着简直能划破脸的西风。八松城里一片茫茫的白雪。冷的人只想饮一口热酒。

    这时候陆三三终于走进了店里,也确实要了一壶酒来温着。酒盛在粗古的银壶里,酒杯大而深。
    酒馆里热水的蒸汽的酒香融融的升腾着,拥挤着不少的客人。
    陆三三贴着墙角独自坐着。

    八松不算是一个热闹的城市,有尚武轻商之风。
    大雪来得急,这些在路上被风月截住的行商也就在这样一个小酒馆里凑在一起,所以其他桌也总是人们三五成群的坐成一桌。
    店里竟只有两人独坐。

    另一人裹着鹿皮夹袄,一副武人打扮,在火炉旁认真地饮着酒。和他并排的长椅上放着一个黑布长包。
   火光在那人眼里跳跃着,酒也越喝越热。

   陆三三掸了掸袄子上的雪,忍不住踱过去。
    "朋友若是不介意,能否让我也烤烤火吧?相逢是缘,不如同坐?"
    他又一副儒商模样地拱了拱手。

    同是两个独行之人,在这样大雪的天气里温暖的酒馆里,难道彼此做个伴不好么?

    他走到了武人的对面,"我姓陆,朋友是在等人?" 见对方没有回答的意思,只好摸了摸鼻子径自坐在了火炉旁边,来回暖着双手。
     "只我一人。"武人看着陆三三的手,终于回了一句话。
     那是一双白净修长的手。

    "你是从南方来的?"他漫不经心的问道。
    陆三三一吸鼻子。"我从南方来。朋友是从哪来的?莫不是本地人么?"他暖好了手就又去温他的酒。
   武人没有搭话。"你已经跟了我四天。"

   风雪还下着,酒馆里还是酒气融融。武人突然抬头直盯着陆三三的脸庞。他的双手始终没有放到酒桌上面来, 他的刀就只在手边。

   陆三三却是不顾,只兀自低头斟了满杯的酒,大饮了一口。
   嚷嚷到: "这晋北的酒倒像是液体的火似的!是好酒!"
    武人直直地盯着他,在这样暗藏不露的威胁下,这人竟然大笑出声: "朋友也饮一杯吧!"
    烈酒下肚,陆三三的眼睛亮了起来。

    "你说的不对。我不止跟了你四天,从重阳那日起,我就一直跟着你到了这个地方。到今天已经有十日了!"
    陆三三又笑:"但倘若这一路上你觉得我有一点不怀好意,难道今天我们还能同桌饮酒么!"
    武人的表情松动了些,屋里还飘动着酒香。他终于把手放上了桌,开始温酒。

    "幽行。叫我的名字就行。"武人一双手健壮有力,布满老茧,此时也缓缓温起了自己杯里的酒。
    "幽兄。"陆三三拱了拱手,说到:"不知道幽兄此行是要到哪去呢?"
    "你我同行一路,而今却不知道我要往哪里去了?"这自称幽行的武人也饮了酒。"你也该自说个清楚,到底是什么人,跟踪我意欲何为。"
    "下唐国一平头百姓陆三三特尊师父遗嘱前来求见先生。"
    "我一无名小卒,何以名扬直至下唐国?你师父又为何让你来见我?"

    酒还在温着,陆三三突然沉默了。

    "在下的师父生前保有一指环。逝世后叫在下来找其他指环的主人。"

   

   

 

 

评论 ( 13 )
热度 ( 4 )

© 陆孑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