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孑远

博爱还怕人 没良心又懒
女权主义 泛性恋 精神病患者 酷儿

掠夺者
全性向
异乡人

九州原创有私设【为淮】

  3.密罗       
     陆三三又做了那个梦。

     梦里高大苍翠的古树参天,遮蔽着宁州碧蓝如浅海的天空。
   

    陆三三发觉自己还只是个小姑娘,穿着繁琐复杂的宽袍礼服,衣服上画满了图腾和古老的文字。远古的咒语就这样裹在一个小孩身上。

    她忍不住仰头去望被树叶枝干遮挡着露出的天空的碎片,一边慢慢的一个人向森林深处走着。
  
    小时候她看着碧蓝的天,总觉得自己可能其实是在海底。

    这是星蹈仪式的前一个时辰。陆三三回想起来。

    星蹈是极具天赋的辰月教徒才能进行的仪式——为得到对应星体感召的唤醒仪式。

    宁州密林的形状近似一个完美的圆。大圆的中心就是举行仪式的正三角形祭台。

    她正要往祭台去。

    陆三三是一个孤儿。没有来处,不知去向。

    她在冬天的风里被辰月的教长捡到,于是从此就成了寂部教长的弟子。

    此时她刚刚及笄,脸上却带着一种小孩子不会有的认真沉重的表情。如果她这次得到主星的感召,即将会成为辰月教十几年内最年轻的思玄。

    黄昏是印池的时间。

    陆三三在森林里轻快的小跑起来。

    辰月是一个严密的组织,每个弟子只与上一级相互联系。
    教内分为阳、阴、寂三部,集中寂部成员需要执行的任务和行动最少。所以也相对自由。
   

     老师曾经说她眼有星象,所以会收留教养她。

    每一天她长大一点,生活总是在神秘星空下冥想星辰的轨迹,或者在绵延万里的平原上缓慢走着,跟随老师聆听九州万里的风光和传说。
   
   
    这是她人生中重要的一天。此时已经将近黄昏,天空慢慢烧起金黄的卷边了。

    陆三三跑的更快。

    她整个人被礼服裹的圆圆的,跑起步来,远看着像是个织锦包成的五彩团子在苍翠里跳着。

    黄昏里树都醒了,绿色的树叶流着金子,随晚风轻轻摇动着,抖落阳光。

    天空整个变成了红色,陆三三知道天马上就会黑下来。

    仪式就在白天和夜晚交接的时刻举行。

   
     森林的中心是一片平地,三角的祭台在平地的正中央立着,周围画满各种复杂的符号。

    陆三三跳上祭台,轻轻喘着气。整理好自己繁复的礼服。

    神秘的咒语吟诵起来,她抬手跳起了舞。

    身着礼服的女孩就这么舞蹈着,满身的咒文流动。天空从火红转瞬变成了黑色,星星从天边升了起来,几颗巨大的主星在夜空中缓慢轮转。

    刚开始是低低的诉说,好像混沌未开之际古老神祇的低语。

    整片森林都摇动着树叶,从极远的地方传来沙沙的声音,是树的应和。

    咒语的声音突然响亮起来,变成了昂扬高亢的吟诵,却又悠远。因为风也加入了这场唱合。

    陆三三更舞。

    星辰轮转,祭台上的符号流动着赤金的的浓稠的光芒,好像金色的岩浆。
   
    风声愈急,苍古的森林以一种奇异的韵律摇动起来。吟诵声音突然拔高了,四周混响,竟然有山崩地裂的声音。

    这是创世双神争斗的古音。

    星辰的旋转突然变快了,这在星相学来说本来是不可能的事情。

    舞蹈的人仿佛要冲天飞起,或者星辰也似乎和这个身影共舞起来。

    这就是星蹈。

    突然如同雷电乍破的一声巨响,似乎世间只剩下永恒的吟唱声。

    风从地面卷起来,古树跟着弯下,是一场飓风降临。

    这场吟唱竟然引起了飓风。

    小星们都四散开去。衣裙飞动,她的长发被高高的吹起来,陆三三还在舞着。

    主星似乎都显现了,其中有一颗 以诡异的轨迹旋转着,无法预测的步伐,这颗星终于旋转直到了夜空的中心。

    舞蹈的符文正上方的位置。

    陆三三终于抬起头来。

    她头顶上的竟然不只是一颗星,而是一个完美的三棱锥体——四颗星。四颗永远无法计算的星体组成的主星。

    周围和谐的吟唱突然像是被撕裂了,天地间巨大的一声裂帛一般的音响炸裂开。

    空气开始凝结。

     忽然天地好像又成了一座巨大的水池。四周变成了深海一般的蓝色。

    陆三三在海底舞着,头顶悬着主星密罗。

   她睁大双眼想要看清楚四周,但是再呼吸时肺里灌进了水。

    咸腥冰冷的海水。

   好像铁锈。

    她感觉身体向铁块一样沉重,但却不受控制地舞蹈,密罗还在轮转。

    陆三三感到浑身撕裂一般的疼了,从肺里的剧痛开始,每一口呼吸都吸进海水,铁锈一样的海水。

    肺部剧烈的收缩却得不到任何空气。

    她的身体逐渐冷了,又抽搐起来。眼睛直直的盯着头顶的密罗星。
  
    最终沉入海底。

    "陆三三!"

    "醒醒……"

   有人在叫她的名字了。在海底叫她的名字。

   陆三三隐约想着阳光,却感觉肺里都是铁锈。童年海底的铁锈味道。

   "陆三三!"

    这个声音执拗地喊着。

    她嗅到了花香。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是一块铁。却只好努力睁开了眼睛。

    阳光没有阻碍地射进眼珠,火辣辣的疼痛烧着。

     陆三三猛然坐了起来,她止不住的剧烈呼吸,浑身颤抖,汗水湿透了里衣。

    想把身体里铁锈味吐出去。

    忽然一只有些冰凉的手探上了她的额头。

    "陆三三,你是不是又做那个梦了。"

    是。

    她微微依靠着这点冰凉,意识终于渐渐清醒。

    又是那个关于密罗的梦。

   

   
   

   

    

评论
热度 ( 4 )

© 陆孑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