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孑远

博爱还怕人 没良心又懒
女权主义 泛性恋 精神病患者 酷儿

掠夺者
全性向
异乡人

【米英】没营养的段子三则

月见:

 如题,非常没有营养,纯粹苏米苏英






1.走进探员——为什么同僚们戴上了墨镜




“见鬼去吧阿尔弗雷德·Fucking·琼斯!!别指望我能同意你那荒唐的提议。我真不明白像你这种阴险狡诈作恶多端的人为什么还不下地狱!”听着对方的狡辩忍无可忍的柯克兰探员终于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白皙的脸气的通红,然而翘着脚坐在谈判桌另一边,穿着西装人模人样的琼斯先生却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笑意。


 


“不不不,亲爱的柯克兰先生,”他只是左右晃晃自己的手指,金丝镜框后的蓝眼睛玩味的盯着对面站的笔挺的正义探员,说:“我知道你不会舍得让我下地狱的。”他顿了顿,意料之中看到探员先生发红的耳朵尖,忍不住笑得更加开心。


 


“毕竟,今天晚上你还得等着我把你送上天堂呢,不是吗?”






2.震惊!天王亚瑟柯克兰竟在演唱会上出柜?!




“阿尔弗雷德·F·琼斯先生,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谈一谈。”


 


虽然嘴上是说着“好好谈一谈”,如今红得发紫身价不凡连一根头发丝都值得上纽约市中心一套房的大明星亚瑟·柯克兰却是用一脚踹开办公室的门证明了他如今的一肚子气。而办公桌后的琼斯总裁呢——依旧坐在一叠文件后面,抓着钢笔在关乎几千万美金的纸上画着圈圈,甚至连头都没抬。


 


“怎么了?我记得你最近在忙你的演唱会吧,怎么有时间到我这里找麻烦?”


 


大明星冷笑一声,两步走上前把手上的报纸拍到阿尔弗雷德的面前,“忙于工作”的总裁这才慢慢抬起头来,却没有伸手去拿那份被揉成一团的可怜报纸。


 


“这个报社说你包养我。”


 


“那就把这间报社封杀了。”


 


“有好几家报社都这么说。”


 


“那就把它们都封杀了。”


 


“…………这么说你是承认你在包养我?”


 


“不然呢?那你想让我们变成什么关系?”


 


“…………….”


 


“要做吗?”发觉自己似乎没什么话语来反驳,开始为自己的鲁莽而后悔的大明星选择了对他们俩来说最能解决问题的方法:不管怎么样,先打上一炮。


 


“当然。”衣冠楚楚的总裁先生拍了拍被西装裤包裹着的大腿,“来这儿。”


 


 


 


“…….我们之间除了包养关系以外真没别的了?”亚瑟伏在阿尔弗雷德的身上,气喘吁吁的问他。他身上的衣服早就在激烈的性/爱中被撕个粉碎,原本安排在下午与广告商的会面也被阿尔弗雷德一通电话取消。阿尔弗雷德玩着亚瑟的发尖,看着他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就如同怀中的人在舞台上一样明亮,让人移不开眼。


 


“问题在于,”阿尔弗雷德顿了顿,“你,你想让我们变成什么样的关系。”


 


“………你说呢?”


 


“不说明白的话我可不知道哦。”


 


“我真是白和你打了一炮!!”


 


“行啦行啦,”阿尔弗雷德大笑着在亚瑟羞红了的侧脸上亲了一口,感受到对方耳尖的热度传递到自己的脸上,“现在我可知道了。”


 


 


 


“感谢各位今天来我的演唱会,实际上,在这场演唱会的最后,我还想想你们介绍一个人——”


 


“——我的男朋友。阿尔弗雷德·F·琼斯。”






3.堂堂影帝惨遭家暴究竟为哪般?




“阿尔弗雷德·琼斯,台词生硬,表情夸张,演技差劲。”阿尔弗雷德裸着上半身翻下床把窗帘拉开,清晨的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洒在英国人的身上:他半躺在床上,用被子遮掩住自己布满红痕的胸口,拿着手机翻着关于昨晚颁奖典礼的评论,还特意掐着嗓子模仿着那些刻薄的媒体的腔调一条一条读给阿尔弗雷德听:“哦——我从来没有一次这么直接感受到这个时代的肤浅和影视界的没落!”亚瑟转过头去看向阿尔弗雷德,后者正端着杯咖啡靠在桌边不满地看着他,那副仿佛是受了委屈乞求同情的表情让亚瑟忍不住笑着问他:“请问一下琼斯先生:您对于这样的评论有何看法?”


 


“净他妈放屁,”阿尔弗雷德愤怒的把杯子搁在桌上,“演技差劲?上帝作证昨晚我绝对把一个连稿都没背就上台领奖的蠢货演的天衣无缝。”


 


“那是因为你即使知道你肯定会拿奖也懒得写演讲稿。”亚瑟一语道破真相。


 


“那种东西写不写都没什么关系,”阿尔弗雷德顿了顿,盯着床上人的唇:“不过昨天晚上你上来颁奖的时候涂的唇彩的是什么色号?那颜色好看到我几乎要演不下去冲上去吻你了。”


 


亚瑟白了他一眼:继续看他的手机。“我说我没涂唇彩你信吗?”


 


“当然,”阿尔弗雷德终于把咖啡喝进了嘴里:“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会信的。”


 


面对阿尔弗雷德时不时就投过来的直球亚瑟只是哼了一声并不过多回应。稍微过了那么一会儿,阿尔弗雷德杯里的咖啡见了底,他走到咖啡机前去顺便给亚瑟也接了一杯。一直热衷于翻评论的亚瑟挑了挑眉,冲着阿尔的背影说道:“哇哦,这个伊万·布拉金斯基说你能的这个奖完全是因为潜规则。”


 


“他真这么说的?”阿尔弗雷德也挑了挑眉:“我还以为他会说出什么更难听的话来。”


 


“他的原话是‘评委们真该集体用伏特加洗洗眼睛。’”亚瑟转了个身侧卧在床上,正对着阿尔弗雷德,胸前大片白皙的肌肤随着滑落的被子暴露出来,上面还有昨晚欢/爱时留下的痕迹。“这么说你是承认了?”


 


“如果在颁奖的前一天晚上让自己的恋人兼颁奖嘉宾在床上爽到尖叫算是潜规则的话,”阿尔弗雷德把停留在亚瑟胸前的目光给移开,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耸耸肩,“那我认了。”


 


“Damn,”即使知道那是事实亚瑟也忍不住红着耳朵出声反驳:“我哪有你说的那样。”


 


阿尔弗雷德察觉到恋人的别扭忍不住笑了“没有吗?要不要我告诉你你昨天晚上都喊了些什么?”还没等亚瑟说出阻止的话语阿尔弗雷德就清了清嗓子开始了他的模仿秀:“噢,噢阿尔弗雷德你真棒——!再快点、快点……干坏我吧——Ouch!”阿尔弗雷德刚直起腰来就被恋人飞来的枕头砸了一脸,然后是亚瑟羞恼的声音:“操!我绝对没这么说过!”


 


阿尔弗雷德坐到床边把闹别扭的恋人楼到怀里,“可你真的说了,不信的话我们今晚可以录像。”他假装自己提出了一个非常好的提议。


 


“别指望我会答应你。”亚瑟白了阿尔弗雷德一眼,然而红透了的耳尖让这句话变得毫无威慑力。


 


“好啦好啦,”阿尔弗雷德伸出手来又揉了揉亚瑟的金发,把原本就蓬松而凌乱的发丝变得更是一团糟。他凑近了恋人的脸奉上了一个迟来的早安吻:“现在是起床时间啦,咖啡都快要凉了。”


 


“不然的话…….我可是一点都不介意把录像的时间挪到现在的哦?”






【嗯,就这样,没了

评论
热度 ( 411 )

© 陆孑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