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孑远

博爱还怕人 没良心又懒
女权主义 泛性恋 精神病患者 酷儿

掠夺者
全性向
异乡人

【米英】Origin(ABO设定)「18」

无衣同泽:

等亚瑟醒过来的时候,睁开眼就掉在那湛蓝的大海中,阿尔弗雷德凑到他面前,浓重的Alpha信息素扑面而来,“早啊,cupcake。”


 


“别随便叫我一些乱七八糟的昵称。”亚瑟推开了凑在眼前的阿尔弗雷德,满足地再轻蹭了两下被子,虽然身体还是有些酸痛,但明显的清理过的痕迹让整个人都非常清爽,更重要的是他的Alpha就在旁边。


 


“这有什么关系嘛,难不成要叫honey?”阿尔弗雷德也熟练地掀开被子滚了进去,大手用力地将亚瑟圈在自己怀里,他低下头忍不住又在亚瑟的脖子上啃了两口,最后才意犹未尽地松开口,“你妈给你做了吃的,起床吃饭吧。”


 


听到这句话亚瑟朝被窝里缩,就露出两只绿眼睛狐疑地瞄着阿尔弗雷德,“你们两个没打架吧?”


 


“我不打Omega。”阿尔弗雷德哈哈大笑道。


 


“所以是想打架但没打起来?”亚瑟听出了他的言下之意,揪了下他翘起的头发,听到对方佯装痛苦露出了搞怪表情之后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唔,差不多?我觉得她大概是要吃了我,哈哈哈,我可是从恶龙的手下拯救公主的英雄哦!”阿尔弗雷德戳了下亚瑟气鼓鼓的脸颊,“所以公主是不是应该跟我走了?”


 


“公主大概被你踩死了,现在在你面前的是老恶龙生下的小恶龙。”亚瑟扭过脸一口咬住了阿尔弗雷德的手指,然后恶劣地用舌尖舔弄着最上面的指节,甚至还将整只手指含在嘴里,模仿着他们做爱是节奏,一上一下套弄着。


 


“你这个色情大使……”阿尔弗雷德捂住开始发烫的脸,也没将手指抽出来。


 


听到这里亚瑟对着阿尔弗雷德的手指狠狠地咬了下去,哼了一声将Alpha踹下床,随手在床边拿起一件衬衫往身上套,露出两条白白的大腿在房间内游荡,最后才安稳地坐在阿尔弗雷德的书桌旁,皱着眉捏起一块烤焦了的饼干丢进嘴里,“我妈能把这些东西一成不变地做了20年,从来也不试试看看菜谱做新的东西。”


 


“如果说你的创新就是炸厨房的话,那还不如将一道菜做20年。”阿尔弗雷德也坐到床沿,盯着亚瑟吃东西,“吃多点,不然你妈就要说我虐待你了。”


 


“我这只是创新路上的一些小挫折,并且也是有成功的时候的!”亚瑟不满地回道,他举起了勺子在一盘黄黄的糊状物里滑动,“南瓜粥,她总是做我最不喜欢的东西。”


 


“你都多大了还挑食。”


 


“只吃汉堡和披萨的人没资格说我。”


 


两人又开始了互瞪,如无意外还是阿尔弗雷德落败了,他双手举高表示投降,然后从亚瑟的手里拿过勺子,勺了满满的一勺,递到亚瑟嘴边,“张嘴,吃。”


 


亚瑟努努嘴,绿色的眼睛瞥了眼阿尔弗雷德,看到对方一脸坚定的样子才不情不愿地张开嘴囫囵吞枣般吞了下去。


 


“第一次知道你还讨厌吃南瓜。”阿尔弗雷德又来了一勺塞到亚瑟的嘴边,憋着笑说道。


 


“我不想吃了,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天天给我做南瓜粥、南瓜甜饼,用这个来间接对我发脾气。”亚瑟的视线从南瓜粥上面挪开,一副从容就义的模样,死活不肯再吃一口。


 


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把勺子放下,“好歹她真的记住了你喜欢吃什么,讨厌吃什么,我姨妈就经常忘了我的爱好,我知道她不是故意的,但每天吃满满的枫糖浆松饼,也挺不容易的。”


 


这轮到亚瑟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当时也看过阿尔弗雷德的资料,知道他是孤儿,可这属于比较私密的家庭信息,作为协议婚姻下的两人再深入讨论就是踩过线了,“我……我很抱歉。”


 


阿尔弗雷德此时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就像是雨过天晴最初的那一缕阳光,带了丝雷雨过后的清爽,“事情都过去很久了,而且我兄弟超级棒的,虽然总是突然消失了,以后一定要让你们认识。”


 


亚瑟有些恍惚,“以后吗……”


 


“下年的暑假怎么样?”阿尔弗雷德的手抚上了亚瑟的手背,然后紧紧握住,“接着我们就在那边住一个月,我舅妈也很喜欢做饭,你们会有共同话题的。我们可以一起去海边玩,你会游泳吗?我游得比鲨鱼还快哦!晚上就烧烤露营,没东西吃就用饼干夹着棉花糖烤,超级美味的!”


 


亚瑟一时哽咽,突然不知道要怎么接话了,他祖母绿的眸子染上了一层水雾,氤氲得看不清神情。他的人生里从来没试过有除了母亲以外的人,和他一起遥想未来。不是你一定要完成这个任务的未来,而是我们可以一起去玩的未来,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未来。


 


——阿尔弗雷德·F·琼斯和亚瑟柯克兰的未来。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亚瑟扭过头,不肯对上阿尔弗雷德炙热的视线,他一点也不想哭,但泪水总是和他的想法背道而驰,开始在眼眶内打转。


 


“嘿,你别哭啊。”阿尔弗雷德也慌手脚,他温暖的大手抚上了亚瑟的脸颊,急急忙忙地擦去不断滚落的泪珠。


 


“我没哭,就是眼泪自己流下来了的。”亚瑟哽咽道。


 


“是是,你没哭,就是掉眼泪了。”阿尔弗雷德又觉得有些好笑,他盯着亚瑟通红的眼眶和鼻尖,就像是一只被抢了胡萝卜的兔子。


 


“也有可能是我泪腺比较发达。”


 


阿尔弗雷德捧住了亚瑟的脸,指尖拂过Omega红红的眼角,不断擦掉一颗又快要滚落的泪珠,蓝色的眸子认真地注视着对方的绿眸。阿尔弗雷德将手挪到将Omega的背后,将亚瑟拥入怀里,吻上了双微张喘着气的薄唇,温柔而强大的信息素在慢慢地安抚着躁动的Omega信息素。


 


亚瑟的眼泪终于不掉了,他闭上了双眼,享受着还在和阿尔弗雷德在一起的这一刻,舌尖迎合着对方的攻势,交缠在一起,谁也不肯先放开。


 


最后还是阿尔弗雷德先退一步,他揉了揉亚瑟酸软的腰,准备还是换一个话题,他的蓝眸转了转,开口说道:“你讨厌南瓜,那喜欢吃什么?”


 


现在亚瑟不只是眼睛鼻尖通红,连脸颊都变得红红的,明明两人什么都做过了,可亚瑟总是在某些时候又变得很纯情,他低喘着气轻喃道:“司康饼……”


 


“那喜欢喝红茶吗?”阿尔弗雷德明知故问道。


 


“不讨厌。”亚瑟停顿了一下回答道。


 


“那喜欢泰迪熊吗?”


 


“也不讨厌。”


 


看来这就是英国人表达喜欢的说法了,阿尔弗雷德心想道,他的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微笑,再一次问道,“那喜欢阿尔弗雷德吗?”


 


“不讨……厌。”亚瑟瞬间反应过来阿尔弗雷德的意思,他的脸更红了,但还是没有突然改变答案,反而在说完以后再深呼吸了一下,给出了更加准确的答案,“如果世界上的Alpha都很让人很反感的话,那么那个叫阿尔弗雷德的应该就是最不让我讨厌的了。”




----


一章不算长的更新,放假了比上班还累,在家搞卫生什么的ORZ


来,大家吃吃糖,过会就苦了



评论
热度 ( 427 )

© 陆孑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