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孑远

博爱还怕人 没良心又懒
女权主义 泛性恋 精神病患者 酷儿

掠夺者
全性向
异乡人

【苏英】你要吻我吗(不良苏x学生英)

二盎司莎翁:


  好喜欢这种类型的苏英啊,不良少年斯科特【嘿】,其实是粗口写起来很好玩【。】
 
  好久没写过类似的东西了,老写文明人谈恋爱真应该放松一下【何】
 
  苏英初尝试,希望能越写越好w
 
  先这样,一会再聊!
 


 
  
 
 
 
你要吻我吗


 
   
cp:苏英
类型:短篇 
笔者:良玉
 
 
   
 


 
  
  门在他背后悄悄地开了,斯科特知道是亚瑟进来了。上个星期自己由于晚归和父亲吵了一架,房间的门锁就是那个时候摔坏的。现在装睡已经晚了,斯科特索性更加深的陷进电脑椅中,被劣质香烟熏的发黄的手指不断在鼠标中键上滑动。亚瑟站在门口看着他,没有说话,在昏暗室内散发着强光的屏幕映衬下,红发青年的背影显得顽劣又孤独。“
 
   
 
 
 
 
 
  “干什么?”
 
 
 
 
 
 
 
 
  斯科特先开了口。这是三个月以来他们第一次讲话。三个月前斯科特首次逃课成功,自此过上了深入简出的生活。他很少见到亚瑟,只是偶尔半夜到阳台上醒酒路过他房间的时候才能发现对方书桌上的台灯会和自己的电脑屏幕一样亮到很晚。他的优等生弟弟,才十三岁就醉心于诗歌、戏剧,安静的像个天使。自己亲娘把没舍得生给他的东西全留给了他。斯科特点燃了一支烟,尼古丁砂砾般的芳香模糊了亚瑟望向他的视线。亚瑟低下头,小心翼翼地绕过那些把木地板浸泡的发棕泛黄的酒渍。他在斯科特旁边站定,白炽的光线中,他的眼睛是一句未曾出口的诗歌。
 
 
  
 
 
 
  
  
  “今天上课,我们分配角色朗读《奥赛罗》。下课后我问蕾妮小姐,在一段爱情中,由于性格缺陷导致的错误应当如何解决。‘尝试拥抱一个本不愿拥抱你的人,’她这样对我说,‘描述他,和他交流,让他给你一个吻。了解如何克服矛盾,这是你的家庭作业。’ ”
 
 
  
  
  
  
  
 
  “我是来做作业的。”亚瑟说。
  
  
  
 
  
 
  
  斯科特盯着他。这个比他小五岁的弟弟,自打他出生的那刻起他爹就恨不得把自己的圣诞节袜子从壁炉上扯下来,好代表他完美人生唯一的污点就这样被掩盖了。就算这样斯科特还是真心实意的喜欢了这个弟弟好长一段时间,那种傻气的真情流露几乎占据了亚瑟•柯克兰整个童年。那时候斯科特觉得亚瑟很可怜,他就像是生产厂里的机器一样,一周目做坏掉了,就再造一个新的出来。他的弟弟被用来代替自己,走那些自己不愿意走的父母铺就的老路。
 
 
  
  
  
  
 
  
  而现在,他觉得被取代的自己更可怜。
 
  
  
  
  
  
 
 
  “你小子觉得矛盾可以解决是吧,那是你没过过这样的日子。每天回到家枪林弹雨,一口热饭都吃不上。你的好爸爸恨不得把我宰了,恨不得我能死了。” 曾经也有机会摆在斯科特眼前,只要他能把袖口的扣子系好,拍掉裤腿上的浮尘,他其实也能做一个人人见了都喜欢的小男孩。而他轻蔑的抬起手,那些机会就呲溜一下窜走了。斯科特把腿架到电脑桌上,键盘被压的嘎吱直响。亚瑟用孩童的梦幻的眼睛仰视着他的脸,这个角度刚好能看清对方削尖下巴上泛青的胡渣。是什么时候开始,他旁边那个同样柔软芳香的小男孩变成了现在这样。他很悲伤,所有人都没有注视他,这是我的原因。亚瑟在心里默念。你看啊,因为我的原因,他的生活变得乱七八糟了。
 
 
  
  
  
 
 
 
  “这些,都是你和爸爸妈妈之间的事情,”亚瑟开口,“而不是我。我们可以好好相处不是吗? 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事情吗? 你翘掉法语班带我出去玩,我们一起去划船,你把我架在你背上。在我眼里你一直是一个好哥哥。”
 
 
 
 
  
  
  
  
  斯科特仰着脸,他不敢看亚瑟,那双眼睛太醒酒,让他头脑发凉。他把腿从电脑桌上抽走,莫名很生气。他弟弟才十三岁,敏感又懵懂,屁也不知道。就有人拼命的算计他,利用他。他们一定是打定主意自己会去吻那颗愚蠢的头颅,然后把前十八年他们对他做的那些好事全都一笔勾销,浪子回头皆大欢喜,自己姓甚名甚从此又要由他们说了算。
 
 
  
  
  
 
  
  
  做你他娘的青天白日梦。
 
 
  
  
  
 
 
 
  “描述我,亚瑟。”斯科特闭上眼睛,“让我来帮你理清,你是在求得一个怎样人的原谅。”
 
 
 
 
 
 
 
 
  “你有红色的头发,”亚瑟愣了一下,带着犹豫摸索着回忆,“枫叶和干玫瑰花瓣的颜色。”


 
 
 
  
 
 
  
  “然后?”
  
 
 
 
 
 
  
  “啤酒、深夜里不可名状的一团幽微的火、铁锈、劣质的柠檬糖,小时候你经常买给我的那种,糖精加多了后滋味微微有点发苦。”
 
 
  
 
  
  
  
  
  “孤独、零下多少度的爱。冰凉但确实存在,我感觉的到。”
 
 
  
  
  
  
  
 
  他能感觉到。因为那必将是脆弱而强大,能包裹他整个童年却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被泪水与战争阻隔最终望而却步的事物。
 
 
  
  
 
  
 
 
  “你什么也不知道。”斯科特紧紧闭着眼睛,“你太年轻了,别说矛盾,你连爱情是什么都不懂。你一点都不明白,怎么敢提解决这档事。”
 
 
  
 
  
  
  
  
  “我明白。”少年用低低的声音反驳,然后惆怅的笑了。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滑下他的脖子。
 
 
  
  
 
   
  
  
  孤独。
   
 
 
  
  
 
 
  斯科特沉默的看着他流泪。他怎么会明白?这种漆黑的潜滋暗长的物质,大多时候疯狂而可怕,并不像剧本里那样美好。你看看,就以为,什么都不重要,可以放下,那我呢? 真他娘的倒了血霉。活了快二十年,二十年团结起来快要爆发的腥风血雨就得因为你几滴眼泪统统散伙。活着就是为了爱,死了就是为了圣洁,你漂亮的小脑袋瓜里除了代数和十四行诗是不是什么东西也没装? 他死死盯着亚瑟,冷嘲热讽挖苦抱怨什么都聚拢到嘴边了。对方的眼泪顺着孩提时代特有的纯白的脸颊淅淅而下。他突然泄气了,罢了,啥也不想给他说了。现在他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告诉他这些都是必然趋势,人会老去,美貌会枯萎,爱情会死亡。路与路之间,无论怎样走,这里,那里,都会通向孤独。明明已经不再喜欢他了。
 
 
  
  
  
 
 
  
 
  明明已经不再喜欢他了。恨他恨得要死。巴不得对方和自己一样失去理想,希望,早早的知道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以德报怨,冰释前嫌。就因为这个小破孩出生,他早早的失掉了一切,活的空泛堕落无聊无耻,别人眼里他这样的人都可以马上去死。滚蛋吧。他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要受这样一劫。可现在这个被万般呵护的第二代就站在自己面前,为了一份傻了吧唧的作业求自己给他一个吻。斯科特几乎要笑出声来。造化弄人。他动动小拇指就可以把别人十五年以来营造给这个小天使的一切都摧毁,挖苦他,伤害他,鬼知道那时候他爹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想想就开心。
 
 
   
  
  
 
 
 
   
  “该死的小柯克兰,” 斯科特长叹一声,“你都已经十三岁了。你是你爹眼里唯一一个干正事的儿子,你有一百六十多厘米,有一头和你妈一样的我求都求不来的金发,还有这份蠢透了的家庭作业。你什么都有,远远不止我能描述出的这一些。就这样你还哭,哭!给你当哥真是倒霉透了,下辈子我不给你当哥了,你给我当哥吧。”
 
 
  
  
  
  
  
  
  亚瑟还只是呜咽。斯科特掐灭了烟,一把将他拽到身前,有点干燥起皮的嘴唇带着尚未褪去的烟草气味凑近了对方刘海遮浮下隐约可见的额头。亚瑟终于抽抽噎噎的止住了哭泣,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
 
 
  
  
 
   
  
 
  “你要吻我吗,哥哥?”
 
  
  
 
  
  
  
  
  斯科特的声音突然变得温柔起来。
  
  
  
  
  
 
  
  
  “对。”


 
  
  
  
  
  
  
  
  


                                 —Love Wins—
 
  
  
  
  
  
  
      
  饿的时候才吃饭,爱的时候不必撒谎:)
 

评论
热度 ( 196 )

© 陆孑远 | Powered by LOFTER